《李政亮专栏》日本动漫之初

《李政亮专栏》日本动漫之初

日本动漫是日本重要的软实力之一,动漫人才就如过江之鲫,但谁是日本漫画史上第一号漫画家?

答案是明治时代的北泽乐天(一八七六—一九五五)。他是第一位以漫画家身份自居的人气漫画家,明治末期所创办的《东京帕克》(东京パック)曾风靡一时,带动时事漫画的热潮。

受福泽谕吉提携的北泽乐天

北泽乐天漫画会馆位于大宫的崎玉市浦和区,这里以盆栽着称。从东京搭新干线到大宫再转电车进入浦和区,从大都会到小町,从喧嚣到宁静,别有一种适切的安静感。进入漫画会馆,映入眼帘的便是简介北泽乐天的几幅大型漫画。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福泽谕吉对北泽乐天的教诲:「漫画也有大用处!」

福泽谕吉,一代启蒙大师,漫画家北泽乐天怎幺会和福泽谕吉产生关係?这位明治初期出生的漫画家,前十一代先祖皆任德川家官吏,也是大宫一带地主,然而,到了父亲北泽保定这一代,明治政权成立后或因北泽家与德川家的关係土地皆被徵用。北泽保定而后开设旧书店维生,他很早就发现儿子北泽乐天的绘画才能,十二岁时先送他学日本画,或许受到文明开化西化潮流的影响,而后再转到横滨追随西洋人学习西洋画,而后在横滨的外文杂誌开始发表作品。

北泽乐天漫画之路的第一段机缘就是与福泽谕吉的相遇。福泽谕吉,日本历史上最重要的启蒙者与思想家,最大面额纸钞一万圆上的肖像人物便是福泽谕吉,足见他的重要性。他的名言是「一身两世」,也就是日本从封建时代到明治维新,一个人历经两种时代,思维必须紧随时代与时俱进。福泽谕吉本身就是一身两世的典範,他从传统的汉学到兰学,再从兰学到英语,可以说紧紧追随文明的潮流。

福泽谕吉因为精通英语与荷兰语,任职于德川幕府的外国翻译局,一八六0年代开始得有机会以幕府幕僚身分随团出访。他的欧美之旅不仅止于完成工作任务,更在悉心考察欧美国家的政治制度与社会实况,他将心得化为文字,作为启蒙日本民众之用。一八六六年,他的《西洋事情》在幕末时期成为畅销书,根本原因在于黑船事件之后,知识分子们对外在世界充满好奇之心所致。《西洋事情》里,他描述了西方报纸的样貌,其中,提及西方报纸附有图画,一目了然。

一八八四年,他创办《时事新报》,一如《西洋事情》对西洋报纸的介绍,他在《时事新报》创设漫画栏,这是日本日报第一个设有漫画栏的日报。创设之初,漫画栏由福泽谕吉的姪子今泉一瓢(金泉秀太郎)担纲。今泉一瓢的名作是一八八四年的「北京梦枕」,中国皇帝抽着鸦片作大梦,梦境外则是西洋诸国的官员看着这个麻痺的皇帝。隔年,福泽谕吉在《时事新报》发表着名的「脱亚论」,足见漫画与报社立场相互呼应。不过,体弱的今泉一瓢英年早逝,一八九九年,北泽乐天受福泽谕吉之邀入报社。在这里,北泽乐天绘製似颜绘之外,也熟悉了国内外政治局势的变动。

《李政亮专栏》日本动漫之初从PUNCH到PUCK

北泽乐天的漫画之途,从福泽谕吉开始,不仅如此,深受福泽谕吉影响的北泽乐天,也提升了日本政治漫画的视野与深度。日本明治维新之初,也是自由民权运动要求成立议会勃发之际,政治讽刺的漫画蔚为风潮,然而,一八八九年宪法颁布隔年随即进行国会选举之后,政治漫画顿失重心,讽刺画沦为江户时期纯粹娱乐、无所追求的戏画。

北泽乐天对政治的关注不仅及于日本国内也延伸到国际局势,这些都呈现在他一九0五年创办的《东京帕克》(东京パック)这份刊物是 B4 大小而且彩色印刷,发刊之初,正逢日俄战争末期日本胜利底定之际,人心欢腾,《东京帕克》创下销售纪录。所谓的帕克(パック)即是 puck,这是仿效美国一八七一年创刊的杂誌《帕克》(PUCK)而来,《PUCK》的着名之处在于高水準的政治讽刺画之外,杂誌更是英文与德文两种语言版本。帕克的命名来自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里调皮淘气的小精灵帕克,《帕克》的杂誌风格也因而是带着戏谑风格的。

从 punch 到 puck,可谓是日本政治讽刺画向前一大步,北泽乐天在欧美杂誌的政治讽刺画里找寻参照,北泽乐天的画笔锐利,一九0九年的作品「月世界演讲」(月世界に于る演说)便是代表,这幅画的构图是政治家在月球演讲,痛陈徵兵、徵税只为战争。日本人在日俄战争胜利的兴奋不久后,人们开始思考日本是花费多少士兵伤亡的代价才获得胜利,更何况,俄国赔偿有限,很快地,不满的人们聚集在日比谷公园抗议。此外,明治时代快速工业化的过程当中,也产生不少问题,例如劳动者的权利受资本家的压榨等,在此现实环境下,左翼力量开始出现,罢工时有所闻,但国家力量以高压强制的方式强压。「月世界演讲」自是藉假想的月世界痛陈现实中的政府之弊,不过,这一幅作品遭查禁。

PUCK时代的结束

一九一0年的大逆势是明治时代结束的象徵。一九0九年,有着社会主义信仰的工人宫下太吉在长野试做炸弹,此举被视为行刺天皇之举,并以此扩大逮捕包括幸德秋水在内的社会主义与无政府主义者,处死刑者共计二十四人,这就是大逆事件。大逆事件是明治的倒数第二年,也是言论自由紧缩的指标事件。

大逆事件前后,北泽乐天在《东京帕克》发表的作品《危险的文坛》(危険极る文坛)作品,很能彰显时代气氛,也足以体现《东京帕克》的风格。一九一0年,日本政府言论尺度紧缩,反欧化主义的杂誌《日本与日本人》(日本と日本人)也遭禁止发行,北泽乐天绘製《危险的文坛》加以讽刺。画作里,作家滔滔不绝地演说,也有三五群众聆听,但官员却在作家脖子上套上绳圈準备处决。有趣的是,《帕克》有英文与德文两种版本,《东京帕克》也有日文与中文两版本,于日本、朝鲜、中国与台湾发行。

《李政亮专栏》日本动漫之初

《东京帕克》停刊之后的北泽乐天,日后持续创办漫画杂誌,不过,如日中天的声势难以持续,他更大的贡献在于以漫画塾的方式培育后进。一九一0年代中期,西洋画的动画开始进入日本,进而也带动日本本土动漫的製作,日本早期的动漫工作者诸如幸内纯一与下川凹天都是北泽乐天的弟子。附带一提,帕克风潮下,殖民地台湾也有《台湾帕克》(台湾パック),这是一九一一年日本人吉川精马与关铁腕所创的杂誌,同样以讽刺时事为主,不过,一九一五年为台湾总督府废刊,而后杂誌发行地改由神户发行。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在博物馆看见日本动漫】初代职业漫画家北泽乐天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