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医疗奇蹟》:家人不能向濒死的病人传递「不要死」的讯息

安详离世

例外的病人让我知道,对于自己的死亡,其实我们能够控制的部分非常多。即使是最近大规模针对数千名死亡案例的统计研究,也显示近乎一半的人是在生日后的3个月内过世,只有8%的人会在生日前3个月内过世。

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想活多久就活多久,而是当我们準备好了,就可以面对死亡。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人们在医院过世的时间,大部分的人都会在凌晨过后死去,这是急救人员在休息,家属也离开或睡着的时候。这样的离开不受干扰,也不会有罪恶感。

我们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生了严重的病或是创伤的人,一直都在生命的奖赏与「生命的代价」之间取得平衡。

有名病人跟我说,只要她每天有5分钟觉得很舒服,就会努力活下去。死亡的痛苦与恐惧主要是来自还没了结的冲突,还有不想让家人「失望」。我们可以学习把每一天当成一个单位来活,做应该做的事,付出并接受爱。如此一来,不管什幺时候将死,都已经做好準备。有名病人告诉我:「死亡不是最糟的事,没有爱的生活才更糟。」只要习惯了每一天好好的活着,就能善用24小时去达成重要的目标。

这种延缓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有一次我用这个话题来鼓励一名得了乳癌的护理师梅兰妮。她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个。在我16岁的时候,有一天我妈回家告诉我们:『女儿们,医师说我得了白血病,而且活不过一年。不过,除非妳们都结婚成家了,不然我不会死。』」8年后她参加了最小的女儿的婚礼。

我见证了很多次,那些学会如何完整去爱的人离世的过程。这是一种没有痛苦、平静安详的放手,几乎不会拖太久。然而,只有在两种条件下,才能产生这样平静的离世:必须有人告诉医师何时停止急救,挚爱的家人朋友必须告诉病人他可以离开了。

放手

家人和朋友必须分享爱与悲伤,但要让濒死的病人知道他们还是能够好好活下去。也就是说,家人不能向濒死的病人传递「不要死」的讯息。

病人要接受的是家人朋友的爱与支持,并知道他所爱的人会因为拥有许多的爱,能好好活下去。濒死病人往往能展现出生命的可贵,即使是在即将失去生命时。

我现在觉得,就算是死亡也是一种疗癒的形式。病人的身体疲累痠痛,但他们和自己与挚爱的家人朋友之间了无遗憾的话,就可以选择死亡做为他们的下一个疗程。他们不会感觉到痛苦,因为生命里没有冲突,非常详和舒适。通常这时候,病人会「迴光返照」,继续活着一阵子,因为在这幺平静的状态下,的确会出现一些疗癒的效果。但当他们的离世,其实是自己选择离开身体,因为他们无法再用这样的身体去爱了。

我的父亲告诉我,我的祖父在91岁的时候嘱咐家人说:「把我的朋友叫来,再给我一瓶杜松子酒。我今天晚上要死。」为了让他开心,家人照着他的话做了。那天晚上聚会过后,他走上楼躺下,然后就过世了。

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这样的选择。可能在我选择活下去的时候,有人会选择要死,但这都是端看我们需要去完成什幺,还有多少爱需要我们去付出。死亡不再是一种失败,而是自然的选择。同时,因为我将自己重新定义成治疗师与导师,我能够参与这样的选择,帮助病人努力活下去,直到他们过世。我们必须了解,人们不是正在活或正在死,他们不是活着就是死了。给他贴一个末期的标籤,其实就是觉得他已经死了。这是错的。如果还活着,就可以用爱、欢笑与生存来参与这个世界。

如果四肢瘫痪的病人决定要死,我会让他去跟另一个四肢瘫痪的人学画画一个月。这位老师可以用嘴叼着画笔画出美丽绝伦的画。

有位老先生从楼梯上跌下来,昏迷送到了医院。他与妻子结縭超过了60载,隔天妻子便心脏病发,被送到同一家医院。丈夫昏迷,妻子戴呼吸器,两个人不在同一层楼的病房。我跟实习医师说,最好让他们互相知道对方的状况,因为很明显他们现在无法直接沟通。我说:「如果其中一位过世了,另一位应该要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实习医师都觉得这样有点毛骨悚然,所以我只好自己到两位病人耳边轻声告诉他们对方的状况。

第二天我来到医院,实习医师说:「你知道发生什幺事了吗?」我说:「不知道,怎幺了?」他说:「史密斯先生过世了,我拿起电话打给门诊的实习医师,想问最亲近的家属电话,也就是史密斯先生的姪女。那边的实习医师说:『怪了,我正在找这个电话,你也需要吗?』史密斯先生刚过世,那边的实习医师也说史密斯太太刚过世,太太在先生走后5分钟也走了。」真是绅士啊,他过世的时候也接了妻子,两人一起离开。

可以放鬆并享受死亡

若是没有把感觉表达出来,心里冲突无法解决,活着只是为了不让别人难过的情况下,就会出现拖拖拉拉的活死人现象。

如果濒死的病人接收到「不要死」的讯息,很可能就会变得如此,因为会觉得死亡代表失败,是一种必须在医师和挚爱的家人朋友都不在场时才可以偷偷做的事情。

人们与自己和他人和解之后,死亡就变得无所谓了。我的一名病人甚至说:「可以放鬆并享受死亡。」但矛盾的是,艾勒伯克博士发现,这种完全的接纳可能会带来疗癒的效果。

薇乐莉的状况可以说明,那时我感觉到薇乐莉可能在48小时内就会过世,因为她的丈夫不愿意接受这个状况,所以我决定把他们的家人聚集起来。週二晚上我对她的丈夫说明之后,建议他把女儿们从学校里叫回来。他说好。

週三晚上,薇乐莉和我聊到她的丈夫。「你知道你离开之后,他跟我说什幺吗?他说:『我不要妳死,我不要妳死。』」

我问她:「这辈子妳为自己做过什幺事吗?」

「没有。」

「那幺走了也是很刚好的事。」我说:「不过,在妳离去之前,我希望妳能导正自己与丈夫之间的关係。」

当晚我又回到病房。薇乐莉还没睡,她指着站在窗边的丈夫说:「我刚刚跟他讲了几件事,有些事他不想听。」

週四早上,薇乐莉看起来神清气爽。她说:「我有两个问题。为什幺我会觉得充满能量?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为什幺现在我病房里这幺多护理师?」

我告诉她:「护理师到妳的病房是因为妳现在已脱离了濒死状况。而能量是来自妳和丈夫间的冲突已经解决了。我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奇蹟,不过我想妳可以準备出院回家了。」

「这样有点让人害怕。」她说:「我以为我今天应该会死!」

书籍介绍

《爱的医疗奇蹟:从「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议的疗癒能量》,柿子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伯尼.西格尔
译者:徐晓珮

为什幺接受抢救的病人反而拯救了医生?为什幺準备死亡的步骤可能引发生机?为什幺医生即使在病人临终前都要抱持希望?全球知名医学伦理及身心灵疗癒先驱告诉你:研究证实,爱的疗癒力量超乎你的想像。拥抱痛苦,放掉失败与责难,你将找到爱与自癒的能力!

医师与护理人员:这本书所提供的策略,是医学院训练中没有教授的技巧,绝对是你长久以来应该具备的。重大疾症患者:本书所说的改变可能会救你一命,或是让你的存活时间超出医学的预期。照护者们:一旦明了爱的疗癒科学力量,你与患者都将从疾病的桎梏中获得解脱,进而重现生命的美好。

《爱的医疗奇蹟》:家人不能向濒死的病人传递「不要死」的讯息 Photo redit:柿子文化



相关文章阅读